<i id='qjehu'></i>

      <ins id='qjehu'></ins>
      <acronym id='qjehu'><em id='qjehu'></em><td id='qjehu'><div id='qjeh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jehu'><big id='qjehu'><big id='qjehu'></big><legend id='qjeh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span id='qjehu'></span>

        <code id='qjehu'><strong id='qjehu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fieldset id='qjehu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i id='qjehu'><div id='qjehu'><ins id='qjeh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tr id='qjehu'><strong id='qjehu'></strong><small id='qjehu'></small><button id='qjehu'></button><li id='qjehu'><noscript id='qjehu'><big id='qjehu'></big><dt id='qjeh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jehu'><table id='qjehu'><blockquote id='qjehu'><tbody id='qjeh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jehu'></u><kbd id='qjehu'><kbd id='qjehu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dl id='qjehu'></dl>

          公立醫院告別藥品加成:病有所醫 負擔減輕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2
          • 来源:黄色网站是多少

            北京朝陽區的殷女士到朝陽醫院看病,微信預約,中午1時15分取號,自付2元,因藥品不再有15%的加成,最後隻花瞭100多元。福建尤溪縣87歲的陳秀珍,因心臟衰竭住進縣醫院,10天花費5000多元,自付1000元。如今,偌大的中國,無論在哪個省份,看病買藥不再有藥品加成。這隻是2017年醫療衛生領域重大政策的其中一個亮點。

            補償機制轉變,醫療服務提升

            2017年,公立醫院綜合改革政策全面推開,截至9月底,全國所有公立醫院取消藥品加成。這意味著不能再依賴藥品收入,轉變補償機制,通過醫療服務本身來運營。這對龐大的公立醫療機構體系來說,著實傷筋動骨。查看歷年衛生統計年鑒,藥品收入占據公立醫院總收入四成以上。按照改革部署,減少的加成收入將通過調整醫療服務價格、增加政府補助來彌補。

            大部分城市采用“901”“811”“721”方式來補償,即90%或80%、70%通過醫療服務價格調整,10%或20%由政府補助,10%由醫院承擔。有些地方配套推進藥品耗材帶量采購、醫保支付方式改革,從總體上統籌補償。改革後,有些地方藥品收入占比下降到40%以下。

            會不會有公立醫院出現多做檢查的現象,或者向藥企轉移成本?中國衛生經濟學會藥物政策專委會主任委員鄭宏說,從目前來看,公立醫院還沒有出現比較大的波動,外部治理、內部管理都需要轉換機制,這需要一個過程。醫院通過醫療服務價格調整、加強內部管理,可以化解由於取消藥品加成帶來的收入減少。藥品流通企業反應比較快,加上兩票制、采購政策調整等政策變化,行業兼並重組會加快,這對行業來說是個好事,可以凈化流通環境。下一步,需進一步健全公立醫院維護公益性、調動積極性、保障可持續性的運行新機制和科學合理的補償機制。

            對公立醫院來說,補償渠道改變之後面臨的一個重大挑戰,就是藥房由利潤中心成為成本中心,隨著分級診療的推進,公立醫院會更多關註住院和急診用藥,那麼門診藥事服務該往何處去?鄭宏建議,推動門診藥事服務社會化,釋放集中在公立醫院的藥學力量,面向藥店、社區、醫院提供處方審核、用藥指導、合理用藥等藥事服務,緩解基層、零售藥店藥事服務能力不足、資源配置不合理的局面。

            八成居民15分鐘內到達最近醫療點

            73歲的魏定瑜是江蘇鎮江市世業鎮東大壩村的居民。每月8日,魏定瑜都會在村委會等他的健康管理團隊隨訪。團隊人員除瞭他的簽約傢庭醫生鄭文慧以及護士之外,村委會還指定1名慢病管理協管員。

            “簽約+健康管理+有序就診”是世業鎮衛生院推行分級診療的主要服務模式。平時頭疼腦熱,魏定瑜到衛生院花1元錢掛號,其他費用全免。如果需要做檢查,衛生院有健康小屋、遠程會診系統,直接把片子傳到同一個醫聯體內的市一院,醫生診斷傳回衛生院。唯有一次魏定瑜患瞭靜脈曲張,被衛生院轉到縣醫院做手術,住院一周花瞭3000多元,自付瞭600多元。

            2017年以來,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全面推開、醫聯體開展四種模式建設等政策措施,不斷推動分級診療體系建成。國傢衛計委數據顯示,80%以上的居民15分鐘內就能到達最近醫療點。通過發展醫療集團、遠程醫療協作網等醫聯體的形式,讓老百姓在傢門口就能享受到較高水平的醫療服務。

            “是否實現分級診療,重點要看三個方面,一是基層醫療衛生機構住院、門診患者比例占總診療人次比例是否增加;二是在基層診療人次占比增加的情況下,居民健康狀況是否得到改善;三是看基層醫療衛生機構能力是否提高,全科醫生隊伍有沒有加強,能力有沒有提升。”國傢衛計委衛生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苗艷青說。

            跨省就醫異地結算全國聯網

            2017年4月,貴州和海南聯通異地就醫結算系統,曾先生在貴州省人民醫院繳費,刷卡1分鐘不到就辦理成功。“不知道有多方便,一張卡什麼都搞定瞭。”曾先生醫保在海南海口市,過去報銷款拿到手要兩個多月,如今3分鐘結算完畢。

            人社部數據顯示,截至2017年9月,所有省份400個統籌地區全面聯通,覆蓋職工醫保、城鄉居民醫保各類醫保制度,開通瞭7000多傢跨省定點醫療機構,各地承擔跨省異地就醫任務比較重的定點醫療機構均已聯接入網。國傢異地就醫結算系統備案人數達160多萬人,平均為每人次患者減少墊付1.36萬元。隨著政策知曉度提高,直接結算人次數快速增加,單日結算量突破千人。

            4類人員是主要受益群體:一是異地轉診人員,即因當地醫療機構診斷不瞭或者可以診斷但是治療水平有限、需要到外省就醫的患者;二是異地安置退休人員,即退休後在異地定居並遷入戶籍的人員;三是常駐異地工作人員,即用人單位派駐異地工作的人員;四是異地長期居住人員。但是,跨省結算並不意味著醫保按就醫地標準報銷,實現漫遊,隻是手續變得簡單。這主要是因為各地醫保籌資標準不一樣,而人們流入地往往是較發達地區,籌資標準、報銷水平均比參保地高。尤其是人們收入水平提高,對就醫的需求增加、要求提高,到大城市大醫院看病就醫的人越來越多。如果按照就醫地政策報銷,參保地醫保將面臨巨大的支付風險。